第一章

那么前一段文字呢,我们给大家讲的主要是中国哲学的一个传统啊,就是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啊。第一章

用老子的话就to work on learning is to increase the day by day to work on the way the truth is to de crease day by day,那么这种对于哲学的极致的追求,在哲学当中有个专门。第一章

在细分的领域叫做meta physics,就是我们讲的叫形而上学,一提到形而上学呢,亚里士多德是吧,对这个词实际是他的这个学生发明的,我们之前也给大家介绍过,她为什么叫这个meta physics,之后到了德国的这个古典唯心主义时期啊,尤其是这个康德,把这个形而上学真正的进行了一次性的颠覆啊,一个重大的颠覆,基本上。

冯先生下面用的这个段,嗯是跟康德的观点一脉相承,就是很多事情啊,他不是我们应该用哲学去讨论哲学,讨论问题的时候是有局限性的,什么叫做哲学的局限性呢?就是对先验问题的考虑,这个upper拉丁语对先验问题是没办法去考虑的,对于这个thing in yourself叫做物质体是什么?对吧,也是没有办法去讨论的,所以要选址有一定的限制性在这里,冯先生把形而上学的边界或者叫局限化出来了,因为前文他在讲中国哲学当中这个所谓的超越形态为学日益为道日损,但是这个到他能不能去指导我们很具体的这种所谓的叫positive knowledge叫时政知识,其实蛮困难啊,这个到他其实。

从某些层面上是一种先验的状态啊,我们往下看看这一段他是冯先生是怎么说出来的啊,the view that the function of the philosophy,especially meta physics is not the increase of positive knowledge,is expected by the village school in content western philosophy from a different angle,and for different purpose,这个句子稍微有一点复杂,我们帮大家猜一下,the view作为大的这个句子的主语。

那么这个观点的具体的内容后面接了一个that的同位语从句来讲清楚,什么样的观点呢?就是哲学的功能,尤其是形而上学的功能,并不是去增加时政知识,positive knowledge注意这个positive knowledge,我们上一段给大家提过了,它是一个哲学的专用词,你不要把它变成积极支持啊,事实证明。第一章

这个句子回到他的大主干当中来看,the view is expected by va nice school,这样的观点呢,是被维也纳学派维也纳啊维也纳的school在这里school,不要把它翻成学校阿学派OK比如说我们说这个car go school芝加哥学派,黑格尔学派是吧,都可以用这个词叫school OK。第一章

把它翻成中国的那个武林门派啊,也可以用这个词,对吧,这个school in contemp t western philosophy这个当代的西方哲学当中,维也纳学派的观点就是,这个哲学的功能不是去增加实证的知识,尤其是形而上学OK那往下看啊,go from a different angle and for different purpose学派提出的这个观点的角度。

可能跟中国哲学不一样,这个different angle是跟中国哲学去做对比的对吧,而且for different purpose,他可能这个目的也不一样啊。第一章

I do not agree with the school that the function of philosophy is the only classification of ideas and that the nature of meta physics is the only a lick of concept, 其实在这一段的冯先生是想借这个维也纳的学派的观点来讲清楚形而上学的局限,但是呢。

他也知道啊,这个我也拿学派呢,从某些层面上在哲学的学界当中是不是特别的受欢迎啊,因为哲学说到底尤其从康德之后的大的哲学的流派呢,你一定会触摸到这个西安上学的这个层面,但是维也纳学派对于西安上学基本上是全面拒斥的啊,注意我用的这个词较全面具体,所以我们看到这个维也纳学派的观点,往下看。东西,冯先生他就给自己先贴了一层,这个防弹衣叫I do not agree。我呢其实并不完全赞同,或者我不不赞同什么呢with the school我不太赞同这个学派的一个观点,就是the function of philosophy is the on is only the classification of ideas,仅仅是一些人们的想法,一些理念的啊,这样的澄清。 And that注意这个结构啊,前面你看到一个and这个连词表示并列关系的连词出现,后面又接了一个that,那你就要往前找那个大概在哪,就是前面那个that the function of philosophy这个部分啊,维也纳学派两层观点第1层观点,哲学的功能仅仅是去澄清一些概念,第2层观点that the nature of meta physics is only a lick of concept,这个形而上学的本质呢,只是这种概念。你的歌词Eric这个词的意思表示叫歌词啊,那虽然这个end是从语言的语法结构上表示并列,但明显你在这里看到它从语义的角度上,它是一个递进啊,为什么呢?因为从这个classification这个角度来讲,它是一个中性词,而后面这个Lyrics这个歌词往这一放,有一些艳遇和调侃的味道了啊。就说维也纳学派讲这个啊,那我也拿去把我们刚才讲全面拒斥形而上学的,所以冯先生的先把自己的防弹衣穿上说我不同意他们的这个观点,但是我还得用这个维也纳学派说这个形而上学其中的一个功能或者哲学的功能,就不是为了去增加实证的知识啊,跟前闻一下就对上去,对吧,也同样的用这个维也纳学派之口吧。 哲学的一个边界画出来,就是哲学不是万能的哲学很多事情她解决不了,那什么事情解决不了呢,往下看,nevertheless转折,我前面说我不同意维也纳学派的观点,但是啊,in the argument在维也纳学派这一帮人的问题当中啊,在他们的这个所谓的观点当中注意这个argument,不要翻成争议了啊,他们的观点当中one can see quietly。人们可以非常清晰的看出来,that philosophy is special meta physics could become nonsense, 说这个哲学啊,或者尤其是形而上学,很有可能最后会变成一派胡言,nonsense,一派胡言,if在这里消失了,一个条件什么情况下呢?It did time to give Information regarding matters of the fact,it还是哲学,如果哲学尝试的想去提高。一些信息关于这个事物的具体的实事求是的信息的时候,matter of fact它本身就是什么东西具体到不能在具体这个所谓真实不能够在真实到的这种情况,哲学本身就最后形成了一派胡言了,那这个其实就是我们刚才讲的,不管是哲学也好还是形而上学也好,它的一个巨大的,所谓的限定啊,这些事情不用去处理。 康德,为什么我们说康德在西方哲学史当中的地位像一个分水岭呢?有人经常提说康德之前的哲学都在康德这里,会刘康德之后的哲学都从康德这里开启,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康德呀,他非常清晰的界定出了哲学在研究问题的时候,哪些东西是哲学都无法解决的,那就是鲜艳的。那为什么会谈到这个鲜艳啊啊?或者我们刚才又提到一个词叫thing in itself,东西在它当中itself,这个东西在它本身的,康德取这个名字叫物自体,这个物质体其实就对应这个matter of fact,比如说你问我手机是什么,你说你这个手机到底是什么,我们可能会有所有的手机形成这样的一个概念,我们拿到。哦,原来这个是手机唉,但是呢,你会发现你要真正的想说清楚手机是什么是说不清楚的,因为如果我们拿90年代的手机和我们现在用的,不管是三层还是iPhone还是小米,他已经不是一个东西了,他可能有部分的功能在被继承的,但是已经彻头彻尾的不是一个东西了,你对手机之前的定义和现在的定义已经不明白了,所以你现在说手机是什么,难道他也。 后一定还会这样吗?不一定,所以对这个所谓手机概念的界定,这个matter of fact,哲学如果去处理这样问题的话,就变成了nonsense,因为这些问题是哲学或者我们可以讲用康德的角度来讲,不是人从现象界,不是,我们从这个phenomenon phenomenon不是从我们的感知现象界,作为人能够去解决的,康德有一句名言。我们必须限制知识啊,给信仰留下地盘,人不是全知全能的,人的理性是有局限性啊,我们达不到这种所谓的叫做pure reason这种纯粹理性的思考的境界,所以呢哲学问题啊,他很有可能是不能去跟宗教问题去接壤,比如说你用哲学来证明上帝是否存在就像。自己的那些神学家,或者是基督教哲学家那样其实会浪费很多的时间,因为我们的自我存在的局限性,我们理性的局限性是没有办法让我们去探讨类似这样的问题的,那么中国哲学对这件事情其实早就看开了,补一点啊,中国哲学谁呢,还是老子老子的道德经的开篇。 说的叫道可道非常道,我们说真正的这个道啊啊这个way the truth,一旦我们把它讲出来了,他其实就不是真正的道,因为人类的语言从某些层面上也是现象,这个现象界的,所以后面的这种很多哲学的探讨就说人我们到底能不能用我们的语言来讨论哲学。中国哲学实际一直就没有去困于形而上学的讨论,而且中国的哲学当中实际型而上学的存在的,这种比例和含量相对来讲是不多的,有没有有啊,但是这种就困于形而上学的探讨,是非常少的,因为哲学在这个层面上形而上学在这个层面上它的确是有这对于我们具体问题。以解决过程当中的一个重大的,不能说缺陷是一个重大的局限,我们要认清这个局限,把哲学日常的这种科学知识啊,我们要把它分开,包括宗教各安其位各尽其能,这样的话你的知识才不会出现运用场域或者叫运用的场景,这样的一个错误或者叫错配,那么还是回家。 这个文章你明显能看出来,它是承接上文形而上学时政知识他们之间的关系,而且冯先生呢,他不仅用了前一段啊,讲到了中国的道德经啊,为学日益为道,日损同样呢,也拿出了他那个时代的当代西方哲学当中比较有有权势的一个学派啊,维也纳学派的观点来看。讨论问题,而且很聪明的一点是先穿上了防弹衣啊,然后再利用维也纳学派的观点来去证明自己的观点OK那么这就是我们讲的这一段。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