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化: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

释化: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

之前学习了,鸣凤在竹,白驹食场,能不能我们今天把它复习一下,鸣凤在竹,他的意思就是,凤凰在竹林中欢乐的鸣唱,白驹食场,那就是小白马呀,在操场上悠闲的吃草,所以就会。

有人问说这个鸣凤在竹白驹食场这个很好听,为什么翻译成白话文啊?就觉得没有味道,凤凰在竹林中欢乐的鸣唱,小白马在草场上悠然的吃草,爱他就没有这个,鸣凤在竹白驹食场。

有味道没有他铿锵有力。

没有他非常的上口,那么这是什么原因呢?这就是我们在写作当中碰到的问题,为什么很多句子用白话文表达就索然无味,2用比较简练的4个字,一句5个字一句这种古典一些的文员。

你的表达就会觉得信息量很族,这个呢,就是汉字的特点,他就要求我们在面对文言文和白话文的时候,要病中要同时学习,因为白话文是以前我们的口头的语言,口头的流传,那么我们说话的时候是白花了,尤其着迷。释化: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

重启以后我们更多的是方言,而在书面系统里头我们更多的是文言文,因此呢面对文言文系统和白话文系统的时候,我们要知道,我们要两者并重,因此呢,要想我们的写作更好,我们就必须必须进入我们经典的古典的文言文系统,如果你希望。

你的写作上更通俗,那么我们就要好好的掌握白话文系统,所以一个是针对书面语言而言,一个是针对我们的口头语言而言,所以说,我们要想写作,写的好就必须知道,我们应该要有在白话文和文言文相交杂的这么一种语言特征,因此呢,像我们。释化: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

鲁迅老舍他们的白话文的写作之所以好,都是因为他们有就学的工具,因为他们的文言文的功底好,因此他们能够写出来文言文和白话文,交杂相间杂的这种好的文章,那么说了这么多,我们今天再来学习我们要讲的新的一个字,那么这个字就是我们。释化: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

现在要讲的化被草木,赖及万方,我们从这个画字讲起,画这个字啊,他的甲骨文的写法,是一个竖着的人和一个躺倒的人,他的左边是一个竖着的人,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单人旁,它的右边是一个倒过来躺下的人,这个躺下的人后来在篆书到隶书。

在转变过程当中,它就变成了匕首的匕,它其实是一个躺倒的人的意思,啊,那么大家可以理解话,是一个宿舍的人代表活着,一个躺倒的人代表死亡,因此话它的本意就是讲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的全过程,从生到死,由生入死,醉生梦。这个过程就称之为话,千变万化不离其中这个钟在哪里,这是我们要去思考的,那么也有人解释这个话,说左边是一个站立的人,右边这个匕首的匕代表着一个跪着的人,爬起的人,他说这个话呢就代表着净化的意思,就是指人从爬行还不会走路。 然后开始进化到可以直立行走这个过程,称之为净化,这个解释呢,也能解释得通,但主流的解释还是说这个话是指的生命的变化是指生命重生到死亡的这个过程,他是在一天天的校长,一天天的变化,早晨是八九点钟的太阳。中午就到了我们人生的青壮年,傍晚就到了我们目前就是垂垂老矣,然后到了很衰弱,最后呼吸要停止的时候呢,那就是我们的生命将画上一个圆满的终点,画上一个句号,啊,那么我们就要入土为安啊,我们就要进入到另外一个变化当中去啊,那么这个生命就是由生到死。因此呢,我们每个人都要去想生和死的关系,那么它就是画,因此我推荐大家看一本书,这个就是看了之后一定会受用的书,他就是从佛教入胎经讲起,讲这个叫西藏生死书,那西藏生死书可以解决一个问题就是。 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啊?我们为什么出生?我为什么会死亡我们中国非常缺少的一种教育,就是关于生命的教育,就是,我们不知道怎么生,我不知道怎么死,我们都要去向死而生,又要去经受过死亡的训练,死亡的教育,这样子当死亡面。那个时候,我们才可以不爱看,我们才可以不悲伤,我们才可以非常平静的去迎接死亡迎接终点,因为那时候我们下一个出发的地方,所以呢,我们因为中国的学校教育是缺少生命教育,那么这一科在哪里这一课在宗教信仰,因此呢,我们要瘦一点点宗教的。教育,因此呢,我给大家推荐一本书叫西藏生死书,因为它里头讲了很多林中的法轮讲到了很多面对死亡的训练,有一段时间也是这样,那么我每天早上起来睁开眼睛的,第1个念头就是会想到死亡,因为只有你经常的训练,自己去想到死亡。 你才能够面对死亡,你才能够不怕死亡,那么这个在西藏生死书里头,在修这个破瓦法里头都有这样的一些说法,就是我们怎么样能够平静的面对死亡,那么这个就是我们今天要说的这个话这个字,很重要的一个根本含义就是如何一个人从出生面对死亡,由生到死称之为话。那么我们把它引申为什么?引申为消化,消逝,我们把食物从固体变成液体,称之为笑,话呢就是把液体运化到我们身体,各个部位变成营养组成之文化,所以话就是吸收的意思,但是呢,我们现在把消化称之为,我们把吸收呢称之为话,其实消和化你曾经包。破了消化和吸收的意思,黄帝内经素问的时候,他也说他是物生,谓之化,物极谓之变,他讲变化之兆啊,一阴一阳为之道,那么变化也是为知道,那么这个变化呢,就是出生就称之为话,而无极就是他到了一个极点就成了一个重点,他就是那种所以变化之道,因此呢,我们还可以说。 我们有两个学科就是讲变化之道的,我们的物理是狡辩的,我们的化学就是讲,所以说科学在也是讲的变化之道,那么无论是变还是化这里面都有数,就是都有数学,这是我们要了解的,那么像这个规律也是存在于我们中国的传统的易经里头,易经就是讲变化中。因此呢,我们要懂得什么是话,我们除了要看西藏生死书,同时呢,我们还应该研究我们的群经之首,易经易经就是讲变化之道,因此呢,我们经常说,整个宇宙就是一个化学炉子,都像炼丹一样,大家都在这个化学炉子里头硬化,所以呢,我们有一句话称之为大话流行就是天地啊,它一直在变化。话在运转在在轮回当中啊,它是由一种物质,一个元素,然后和另外一个元素结合,然后转变成一个新的元素,所以呢我们会说要乾道变化各正性命,我们要说赞天地之化育,那么我们也有感化别人的时候,也有教化别人的时候,而陶渊明就在他的诗歌当中说,重量大。 画中。不喜亦不惧,就是说我这个人啊,就在天地之间的这个大化学楼子里头那么我随之浮沉纵浪大化,我就没有什么好高兴的,我也没有什么好恐惧的,我也没有什么悲伤的,所以呢,这是一种平静的面对一切拥抱一切的信心,平静的面对我们的生老病死,面对我们的。荣辱面对我们的大起大落,所以呢,我们最后都需要到达陶渊明的境界,陶渊明的这个境界我们就称之为人生的化境。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