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888下期正片的热身:地球衰亡史(二)

在本周六我开讲银河英雄传说之前呢,我想先给大家做一些热身,我请了一位嘉宾来给大家念一下银河英雄传说的故事背景,总共呢大概有一个小时,我把它分成了两集,不过如果你没有时间听的话呢,也没有关系,直接听我的节目也完全可以听得懂的,但如果有时间的话,把这两集的故事背景听过以后呢,会对后面听节目。 HL888下期正片的热身:地球衰亡史(二)

那很有帮助,好那我们这就开始,地球衰亡史2,就在前一次战斗当中,战败的殖民星联合军里有部分的败兵残卒带着武器逃进了属于西留斯的拉古朗市,这是一个事实,但是对于地球军来说,重要的一项事实是,这个城市是隆多利那欣赏丰富天然资源的生。

以及集散中心隆多利那星地上的财富以及地下的财富,几乎全数都集中在那古朗是地球军,于是出动了大批的地面部队,以及15个机械化野战师团,以士兵和武器在城市的周围筑起一道墙,并且还动。

护士接的冲锋阵势,原先预定供现的日期是5月9日,但是这个日期连续延期两次,一次是拉古朗市的市长,一次是拉贾老师的市长,马却立刻拖着虚弱的病体前来交涉,希望能够取消攻击行动,另一次则是由于军部本身的总司令部作战局次长库雷朗波中将以占地部队的作战提案。

抚州权为由再三的加以驳回,希望能够借此阻止野蛮的暴行发生,但是这些努力最后均付诸流水,终于在5月14日的晚上,10个师团的兵力分陆空两路,进攻拉古朗市的世界中心,但是事实上,这个贡献的过程并未与原先的计划完全一致,原来在遭受大批兵力包围。

下的拉古朗市当中,有部分势力团体基于恐惧的心理,认为只要将流亡到拉古朗市的残兵败卒交给地球军队便可以免于遭受攻击,于是组成了自警团,开始在市内搜捕流亡的残兵败卒,而遭受搜捕的一方当然也有他们自己的立场,更何况其本身也持有武器,没有道理要束手就擒。

在两方冲突的情况之下,室内的一些角落,于是爆发了枪击战5后8:20,重重围困在城市4周的地球君,远远的看见市内西区的液化氧气槽发生爆炸所产生的熊熊火焰,于是便将此一意外事件当成是绝妙良机,立即展开攻击行动而被称为染血之夜的梦。

也就此开始了,地球军的士兵们所接到的命令,可说是极度的基金,凡有武器者抵抗者一律格杀,此外,涉嫌有武器者可能企图抵抗者,以及经判断有逃亡或隐匿之愚者,也一律照此原则加以处置,事后,军部虽然宣称这个命令是为了士兵本身的自卫以维持城市的秩序。

而不得不采取的措施,但是言辞之间也并未企图掩饰其内容有煽动对所有人格杀勿论的意图,进攻到市区当中的地球君,不但恣意的进行那些被公开允许的杀戮与破坏行动,对于没有被公开允许,但暗地也被默认的暴行与掠夺更是热衷,拉古朗市立美术馆当中所收。 HL888下期正片的热身:地球衰亡史(二)

唐的绘画与雕刻,就在这个时候被抢夺一空,而贵重的古书之类的文化资产,竟被那些不懂得其宝贵价值的士兵视同粪土而付诸于火炬,室内的北区为钻石原石研磨工厂,又是黄金以及白金等等各类贵重金属的集中地,自然而然的成了受利欲熏心驱使的地球军队攻。 HL888下期正片的热身:地球衰亡史(二)

机掠夺的首要目标,由空中蜂拥而至的第二空中攻击师团与由陆地侵入的第五都市型战斗师团为了抢夺财物,竟然再次发生激烈冲突,引出了丑恶的内讧火拼场面,据统计,当时合计双方约有1500名的死亡人数,但后来的调查当中,竟发现有六十几具尸体上有被人。 由腹部切开的痕迹,而在一般普通的平民百姓当中,有这种类似被害情形的人数更高达100倍以上,其中更不乏被人用军刀打碎下颚硬被拔走金牙的老人,以及带着贵重的耳环连着耳朵一同被切走,或者戒指连同手指一起被斩下的女性尸体,在染血之夜的10个小时当中。地球军杀害的拉古朗市市民超过了90万人,而将破坏与掠夺所产生的损失更高达151个流通货币单位战地司令部捏造理由,将绝大部分由士兵抢夺而来的金钱财物私藏起来,最后对地球的总司令部报告,在一场激战之后终于排除了敌军的顽强抵抗,并且成功。控制了整个城市,而未能有效的阻止友军这种灭绝人性行为的库雷朗波,拿起了愤怒与忧伤的笔,在日记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人类社会中最为恶劣的一种存在,大概就是缺乏羞耻心与自治性的军队了,而我所身处的工作地却正是这种地方,另外,在首都的地球君。 总司令部当中,那些一手拿着威士忌酒杯,一边看着通讯荧幕,一边谈笑风生的军事干部们听到了老将哈兹里特提督那令人心生厌恶的声音,使原有的睡意顿时消失了许多,哈兹里特提督说,各位官爷好像很愉快的样子,看到别人的城市燃烧起来似乎很高兴吧,说。等10年以后,我们的首都也会遭到相同的下场,各位是不是也可以稍微考虑一下这种可能性呢,但是批评己方之过错的人却永远是少数派,这两个提出反对意见的人在众人的白眼之下被孤立,不久之后便辞去了现职,解甲归田,有人说拉古朗市发生了虐杀鱼。最多10件,这根本就是一项不存在的事实,放出这种风声的人很明显是有阴谋的企图要重伤地球军的声誉,无中生有的捏造历史,这些人应该要被打上叛徒的烙印,担任军方首席发言人的微博上将最初发表了这项声明,但过了三天之后却又推翻了原本的说法,经调查。 鲨鱼掠夺的事件确实是有,但是规模非常小,死者顶多只有2万人,而且加害于这些死者的并不是地球军,而是潜伏在该市区当中,属于偏激派的游击队,他们企图以此嫁祸给地球君,让地球军来为他们自己的罪行背上黑锅,并且即使以扩大反地球阵营的生了,这种令人。赠物的丑陋行为,必定会遭致相对的报应,至于被问到为什么在短短的几天之内所发表的见解会截然不同,以及究竟是经由怎么样的推理与调查过程才导致这种结论的产生,这些重要的根据则只字不提,因为均不认为,重要的是行动而不是巧辩,军队的任务在于惩罚那些。危害人民的生命安全,破坏秩序,而且凶恶的武装势力,所以为了要彻底达成任务,现在则必须要对拉古朗市再进行一次扫荡作战行动,在新的一轮游大扫荡与大捏造所组合而成,被称为两大的行动当中,设定有三个目的,那就是对于在前次掠夺行动当中所剩余的物资。 进行第2次掠夺,消除所有的目击者,以及彻底镇压反地球势力,不管从任何角度来看地球君的行为的确是如同库雷朗波所说的,不但是丧失了自治心和羞耻心,而且还想借着其振振有词的所谓弹压而恣意乱行,但除此之外,或许还有第4个目的,那就是希望。此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让反地球阵营产生恐怖的心理,削减其反抗的念头,但他们似乎忘记了一个教训,自古以来这种做法从未曾有过成功的例子,反而只是唤起了民众政务痛恨与同仇敌忾的心理,由于这次第2度扫荡的行动,死者的名单当中又增添。看了三五万人,但是不管那只残酷镇压的手是如何的紧密,也总会有几颗细微的沙粒,有那些看不见的指缝间溜过,而一些在日后叫地球政府后悔莫及,让各个殖民星系欢欣鼓舞的事物就是由这些细微的沙砾当中衍生而出,卡雷帕姆格恩25岁,原声。 立体电视台的广播记者在遭到军队盘查的时候,因为拒绝接受持有物品的检查,被士兵以雷射来福枪的枪托毒打了一顿,以至于身负重伤而昏了过去,后来他在那堆像山一样高的尸体当中恢复了意识,一边眼看着同胞的尸体被淋上了液体,火箭燃料焚烧了起来,一边趁着尸体焚烧。使所产生的浓烟,终于成功的逃了出来,威斯罗克列斯坦,23岁,原担任金属铜矿山的会计工作,并且是拉古朗市劳动联盟的书记,他因为从公寓房子的窗户往下俯视行进中的地球军队,而被一名酒醉的士兵用枪射击,子弹的光束贯穿了他身旁的母亲的额头。当他提出控诉的时候,不但被置之不理,反而还被诬陷杀母的罪名,最后他逃进矿山,在摆脱了追兵之后即消失无踪,求利欧法兰克尔20岁,原在医科大学的附属机关药草学,他用一本厚达2000页的药草图鉴,打碎了那名正强抱他女友的地球军士兵。 额头之后,钻进了事发现场的地下水道内,无奈的成了一名逃亡者,当他终于成功的逃脱出来之后,获知心爱的女友已经自杀身亡的消息,查欧尤以鲁恩19岁,原在音乐学院学习作曲,对于政治与革命没有一点兴趣或关心,却在地球军的保安部队一次疯狂的扫射。当中失去了从小将他养大犹如亲生父母一般的哥哥和嫂嫂,她抱着年仅三岁的侄儿,千辛万苦由燃烧的拉古朗市逃了出来,这4个人侥幸的活了下来之后都成了非常有名的人物,除了他们之外,咬牙切齿的远望着自己的城市家园,在大火中化成灰烬,立誓要。对地球军复仇讨回这笔血债的人,更是不计其数,但是大部分的人却在半途就不知道地,最后默默无名饮恨而终,拉古朗市的残余灰烬当中所剩下的是已化为焦炭的巨大废墟,125万名的死者,250万名的伤残者,40万名被俘的囚犯以及4名。 坚定不移的复仇者,这样的说法并不见得完全是的,因为这4名年轻人在以后的14年中,一心一意把地球政府有权利与荣华的安乐椅上踢下来的动机,不完全只是单纯的复仇心而已,只是在他们所持有的理想与理念深处,拉古朗士在大火之中化为灰烬的幻影,或许仍不时无声的。浮现出来,这4个人最初齐聚一堂的地方是位于中立地带的普罗奇玛星系里的第五行星,普罗希尔皮纳上,时间是公元2691年的2月8日,虽然说在这之前,他们也曾在反地球阵营的根据地上互相见过对方,不过当时并不知道彼此的姓名,而这一次则是他们正式的相互介绍自己的名字。而后这4个人的任务和职能的分工就很自然的产生了,并且这个组合还被后世称作是恃才任能的最佳典范,胖MM跟凭着理念以及他原来职业所擅长的言论宣传技巧,进行统合反地球阵营与启发市民的工作,并且以它本身在精神方面的领导与组织才华成为了反地球。 一战线的象征,而塔恩则因为在财政方面具有特殊敏锐的触觉以及丰富的行政处理经验,所以成功的为反地球统一战线整顿了稳当的经济基础,并且以它行之有效的经济建设计划,使得反地球派根据地所属的一些低开发新玉的生产力,不只是提升而更是阅尽此外所有生产。出来的物资也能够在有效率的流通机制上流通,法兰克尔则是在反地球统一战线的实际作战组织黑旗军中担任总司令官,将本来只是一群乌合之众的革命军集结起来加以改编予以组织化,并且由他本人直接来统帅指挥,当时的地球政府军不仅拥有三名杰出的题。而且在军队的数量上有着绝对的压倒性,所以在两军交战的初期,他不止一次的连尝败绩,但是在历史性的维加星域会战当中,他终于成功的分段了地球军的舰队,摧毁了地球军不败的神话,在这之后接连84个回合的作战,每次都获得胜利,查欧尤以鲁文所负责的事。 情报谋略破坏的工作,他在日常生活中是一个连在面包店找零钱时都不会蒙骗性情极好的年轻人,但是为了使地球政府的权力架构崩溃,他所大胆策划的谋略,其辛辣的程度足以让最为卑劣低级的恶魔以为之心虚胆怯,为了让自己等人能够在反地球统一战线当中。我有绝对的主导权,他首先要设法让优柔寡断的就指导,不萌上地球间谍之名,然后加以驱逐,巩固了己方的阵营之后,又在敌方的阵营当中设下无数黑色的陷阱,让更多的人深陷其中,地球军的三位提督克林斯夏特尔夫即位列第,每一个都是经验与理论兼备。极为优秀不凡的用兵家,却因为彼此之间缺乏协调与联络,最后在法兰克尔采用各个击破的作战方式之下,终于落得败北的收场,在这场会战之后,查欧进一步利用他们三人之间的不和,大大的加以发挥,他精心筹划的阴谋当中所表现出来的周详与严谨,实在应该要让梅菲斯特,也就是。 浮士德中收买人类灵魂的恶魔,颁发给他一张奖状,他首先说是为内地发动军队杀害了克林斯,然后将这个事实告诉夏特尔夫,让夏特尔夫莱卜莎位列第之后,又将所有的责任归咎于夏特尔夫,山东为内地的就不发起暴动,去袭击夏特尔夫并将之射杀,全身被枪弹。你穿的夏特尔夫,尽管身体有一半卧在血泊中,仍然挣扎了30秒之久,最后留下了混账家伙,这几个字就断气了,就这样,地球陷入了完全孤立的状态,并且被切断了所有粮食工业原料与能源的供给,公元2703年就在地球终于决定要孤注一掷发动近乎自暴自弃。的军事冒险行动时,却只有一些既没有实力也没有经验,甚至还算不上是二流的提督,来带领这支拥有先进武器装备的地球君,在法兰克尔巧妙的用兵之下,地球君当然又再度惨遭败呗,特别是在第2次为加星域会战当中,更显现出地球军6万支舰艇大败给8000艘黑旗军的无能,一年2704。 地球君连太阳系都守不住了,仅以小行星带作为最后的防线,持续着几乎毫无意义的抵抗。到了这个时候,地球军不但放弃了守护地球居民的责任,甚至还征收一般平民赖以为生的粮食,转作为军用进攻到木星的时候黑旗军的内部,也就是总司令官法兰克尔和政治委员查欧。间产生了对立的意见,法兰克尔坚持发动全面攻击,而朝则主张要采用持久战,不管如何地球军除了投降和衰竭致死之外,已经别无选择了,也就是说如果到了最后还不投降的话,那么地球表面将被饿死的尸体所掩盖,经两人协调之后决定采取折中的方案,但是对于地球来说。却是更为残酷的结果,在补给完全断绝之后,地球军僵持了两个月仍未投降,不黑旗军便按照原意开始全面攻击拉古朗市的惨剧,以一个相当于100倍的规模再度重演了,这场破坏与杀戮最后的收场是地球政府以及军队的高级官员约6万多人以战犯的罪名大。 记得被处以死刑之后西琉斯,或者应该说是拉古朗集团的统治权,看起来似乎是已经确立了地球的权力与权威,已经在这一场浩劫当中化为灰烬,取而代之的应该只有这4个将,原本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的反地球势力统合起来的人,但是西琉斯的时代却如同昙花一现般。转战西留斯战役结束后的第2年,也就是公元2706年革命与解放的象征看格恩猝死,年仅41岁,原来他为了要出席解放战争纪念馆的开工典礼,尽管自己本身原本就有点感冒,仍拖着身子冒着雨去参加,后来便因此而罹患了急性肺炎,自此一病不起。但也就没有离开过病榻,我如果现在就死去的话,那么新诞生的体制,就等于失去了接着寄,只要再过5年就好了,如果死神能够等我一下的话,帕姆格恩对着他所信赖的医生说了这些话,果然就在他死后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战胜国西琉斯的内部与国防部长法兰克尔两者之间。 白热化的对立冲突导致法兰克尔愤怒的理由是,塔恩非但没有将原先在经济方面支持地球旧体制的庞大企业集团,即所谓的姐妹联盟加以解体,反而还将之收编到新的经济系统当中,企图加以活用,法兰克尔在战场上是一个不容易对付的现实主义者,无论在构想或实践方面。都表现出相当优越的柔软与弹性,但是在政治或是经济方面,则是连观念都拘泥在一些简单的原则上,他认为只有将姐妹联盟的资本支配力量予以彻底毁灭之后,革命才算是完成,对于他的这种说法,它n一口便予以回绝,对他来说姐妹联盟的经济力量是重建国家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从他们两人感情失和到彼此之间对立的产生,由于鲁恩最初一直是采取一种旁观的态度,仿佛由遥远的上空遥望深海鱼群的斗争,对他来说,只要看到地球政府的权力体制完全崩溃瓦解,那么自己的任务也就完成了,所以他在态度上早已悄悄地。 退出了政治舞台,新体制确立之后,虽然有副首相和内务部长的位置等着他,但是他还是坚决的辞去了垂手可得的权力与地位,返回正在重建当中的故乡拉古朗市,创立了一所小小的音乐学校,自己一个人从理事长校长到教员一手包办,并且以教孩子们唱唱歌弹弹琴为满足。依照他本身的说法是,自己已经有一种叫做革命的热病,以及一种叫做政治的恶性传染病当中完全被解脱,现在只是回归到本来的面貌,小孩们与他非常的亲近,他们是绝对无法想到,就在二三年前为了达到颠覆地球政府权力的目的,这位和蔼可亲的校长先生是如何利用了?冷酷与刁钻的手段去欺骗陷害或者暗杀一个立场不同的对手,甚至是迫使对方自杀,因为这位还蛮年轻的校长先生,口袋里永远塞满了要送给小朋友的巧克力和糖果,为此还引起了一些担心孩子们蛀牙的妈妈老是在抱怨呢,就在一个查欧早已经置之于脑外的地方,塔恩与法兰克尔的矛盾。 已经达到了针锋相对的极点,最初法兰克尔一直企图以合法的手段来取得最高的权力,但是它早已经深植于政治官僚以及经济界的势力,却不是可以轻易被动摇的,当法兰克尔了解到这一点的时候,遂企图改用非合法的手段,也就是军事政变已达到目的,但是以些微的。几秒之差抢先抵达胜利终点的却是塔恩,原来有一名过去曾经因为违反法兰克尔的命令而遭到免职的士兵,向塔恩检举了军事叛变的计划,有一天早上法兰克尔在自宅的卧室内,正伸手想要按下影像电话的按钮,命令部下发动兵变的时候,卧室的门被踢开来,一群安全局。人员闯进室内,法兰克尔于是身中数枪,死在自己的家中,同时法兰克尔下黑旗军的组织也受到苛刻激烈的肃清与镇压,并且在被强迫接受改组之后,成了卡恩体制下忠实的看门狗,过去在法兰克尔的麾下人称时,提督的几位军事将领当中有一名已经因病。 另有6名则被判处死刑,一名死于狱中,存活下来的也只剩下两名而已,这一场权力斗争的胜利者塔恩与被他所打倒的法兰克尔一样,都确信自己的做法是正义的表现,他认为今后所需要的是收紧混乱的残局与重新整顿秩序,为了人类社会的发展与市民生活的安定。法兰克尔这种教条式的革命加以整肃是有必要的,至于说新社会是否必须要经由他的构想与手腕才能重新建设起来,这一点是他从来不曾稍加怀疑的,现在所剩下的最后一个障碍就是查欧尤以鲁翁这个人,这么的想着,他现在虽然在音乐学校当中,以教教小孩们歌唱为满足。但说不定什么时候对于权力的欲望又重新萌芽,到时候很难说,他不会像当年对付地球军一样,把他那一套令人思之心寒的冷酷策略拿出来打倒坦,也未可知,所以在法兰克尔死后仅仅一个礼拜的时间内,就有8名司法省安全局的武装搜查官,被派遣到拉古朗市出事。 欧的逮捕状上面写的是要追究过去英语拉古朗集团争夺领导权,而遭致肃清的革命家们死亡的责任,查欧一言不发的将台补妆,从头到尾看完之后,对着跟他坐在一起的侄儿,已经长大成人一面完成学业,一面帮叔叔做事的年轻人说,所谓的谋略对我来说是一种艺术,但是对于谈了。来说却是一种交易,我会败给他也是理所当然的,我不想埋怨任何人,查欧对着劝他逃脱的侄子说了这几句话,接着在前些天所买的风琴货款支付单上签名之后交给了侄子,20分钟之后在隔壁房间内等着要逮捕人的安全局人员进入了校长室,发现了吞服大量安眠药而昏睡不醒。奶茶哦,又过了20分钟确定革命元勋已经暴毙身亡,但有一名学童目睹了,有好几个可怕的男人,从校长先生的屋子里面走出来,两只手摊着湿湿的手帕,看起来好像很恶心的样子,父母亲从回到家的孩子口中听到这一幕情景,吓得脸色苍白,但为了孩子本身以及自家的安全。 俄不敢声张过去,曾经在普罗西尔皮纳行星上立誓要抵抗地球的专横,解放殖民地的拉古朗集团,到公元2707年时完全解体,因为仅剩的第4个人也由地面的世界上宣告退场了,担任西留斯星系首相同时兼任全人类评议委员会主席,集所有权力于一身的。威斯罗克列斯坦在搭乘车辆前往参加地球战胜纪念庆典时,接到了会场已经被装设炸弹的情报之后,又折返首相府邸,而在途中被极低周波火箭弹击中而身亡,由于这是查欧的侄子在安全局人员的监视下逃亡一个月后所发生。要嫌疑犯,但这也只是一个推论,真正的事实究竟如何并未得到证实,因为到最后他始终没有被逮捕到,至于说他是在暗杀事后从容地成功逃脱了,还是为同伙所杀,则更是不得而知,总之他也不曾第2次再出现在社会上,而治安当局的搜查也不够彻底,当唐安的肉体。 炸得四散纷飞的一霎那,在他一人铁腕的控制下所形成的新秩序也随之烟消云散了,因为其领导所经历的年月太短,脆弱的制度与组织,还不到可以发挥其本身生命力的时候,而官僚们对于谈个人也没有形成足够牢固的向心力,除此之外,在法兰克尔横死之后遭到整肃。点萎缩当中的黑旗军,以往被压抑的能源被爆发了,并且其内部又分裂成几个小集团,流血的抗争于是开始了,虽然有不少人曾指出,如果胖哥的生命周期能够在多个10年的话,那么宇宙力或许可以早90年开始吧,但无论如何事实上也已经没有方法可以证实。这个说法的正确性的脱离,地球的宇宙新秩序在建立的途中,崩溃之后到再度被重新整建,不但耗费了将近一个世纪的漫长岁月,而且还包括了无数人辛勤的耕耘,而以必修五金牛座阿尔法星系的第二行星特好里亚为首都的银河联邦旗成立,已经是公元2801年的事了,在那之后长达。 8个世纪之久的人类历史不断的重复着发展与停滞,和平与战乱,暴政与抵抗,服从于智力进步与反动,而人类的视线也已经完全脱离地球了,当权力与武力上市的时候,这个行星等于是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以及受众人瞩目的价值,只能像是渺小的漂流物一般。浮沉在一个名叫遗忘的大海。

热门文章